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摄影
【活动】2018第一期周末库布...

4月7日 早起煮面拔营,轻装徒步1千米大巴返京。①.包含大巴往返交通费用。②.包含露营地费用,七星湖门票费用, 向导、后勤等费用 。如想单睡的,需额外支付50元费用。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灵而不仙,实而不俗 ——张龙人物画的艺术魅力

日期: 2020-06-28 16:15:43    来源: 神州网    作者: 王柯   编辑:总编室   摄影:神州网
分享到:


▲ 画家张龙


【人物档案】

张龙,字天驰,安徽泗县人,现定居北京。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美协蒋兆和艺术研究会研究员、中国水墨画院专职画家、北京美协会员、北京西城美协理事、人物画专业艺术委员会委员, 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协会外联部副部长,刘大为工作室画家、苗再新工作室画家、任惠中工作室画家、深圳翰墨卢浮宫签约画家。

2019年,《洪湖船》中国美协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8年,《赶圩路上》第三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展。2018年,《赶花场》中国美协"江海门户通天下"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7年,《动起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体育美术作品展(中国美协)。2016年,《花开季节》第三届"八荒通神--哈尔滨美术双年展" 最高奖(中国美协)。2015年,《歌潮》庆祝新中国成立66周年"多彩贵州"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2015年,《远山含黛》第三届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2015年,《丹青情深》2015 "水墨彭城"全国写意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2015年,《神曲·江南Style 第二届《朝圣敦煌》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美协)。2015年,《彩云之南》 首届"陆俨少奖"中国画展金奖(浙江画院)。2015年,《老兵老兵》"铁的新四军"红色记忆.经典美术全国展优秀奖(最高奖)(中国美协)。2014年,《有滋有味的日子》 "八荒通神--哈尔滨美术双年展"(中国美协)。2014年,《故乡的背篓》 "中国陶都·陶醉中国"吴冠中艺术馆第二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中国美协)。2014年,《高原子民》 国家民委、中国文联、中国美协"第三届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优秀奖。2013年,《草原青青》 "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美协)。2012年,《灿》 第六届"西部大地情"(新疆)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美协)。2008年,《茶马道上》 第四届"西部大地情"(云南)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美协)。



▲ 张龙作品:《鸟欲高飞先振翅》(小品之一) 68cm×68cm


灵而不仙,实而不俗

——张龙人物画的艺术魅力


本刊记者 王柯


在一次画展中,偶然见一幅清新脱俗的人物画,只一眼,便为画中的女孩深深着迷。观赏完展览后,不禁又去多看两眼。那鲜活又动人心魄的少女形象,令人身心都沉浸其中的画面,不断地攥着我的心。多次徘徊过这幅画作,我也有幸结识此画的作者——著名画家张龙老师。浏览张老师朋友圈,更全面地了解到他的创作,画面色调多为温暖、充满着激情与活力,人物形象与性格完美地寓于环境、气氛、动态的渲染之中,给人“传神”之意。而画面中的人物,都带有其独特的意蕴与美感,彰显出作者内心的艺术追求。

中国自古有寄托情思的山水画,有最具抒情性,表达自身情怀的花鸟画,还有着人物画。顾恺之在《画论》中写道:“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张龙的人物画饱含着他自身的情感,很好地把握了真实自然和社会气息,他的人物多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小人物,展现了他眼中的生活百态。他的画面有一种质感和动势,静心观之,总觉画面的气息与意境扑面而来,直戳人心底,给人以现实主义的沉浸感。



▲ 张龙作品:《祥风清游图》(小品之一) 45cm×68cm


淳朴平淡,初见倾心


张龙出生于安徽泗县的一个小村落,在这里,他度过了美好的幼年时光。随后,因为母亲是下乡的知青,一家由是返回城里。每天最期待的是听到街上的评书,像《岳飞传》《杨家将》等,他还不够过瘾,便会找些粉笔在地上墙上胡乱地涂鸦。他自小就展现对绘画的情有独钟,一有空便常去街上淘一些小人书,像《杨门女将》《岳云》《小商河》《杨再兴》《牛头山》《西厢记》等等,然后满怀激情地临摹。日子久了,他这个兴趣逐渐被大人们发觉,来自家长的支持与鼓励、老师的无偿教学与帮助,他便更加专注于人物画的学习。真正让他见识到国画魅力的契机,是一位同学把家里的中国画册和期刊送给他,至今他还记得有《迎春花》《李苦禅画集》等等。从此,他便真正地步入中国绘画领域。

20世纪以来,中国人物画逐渐地吸收细化素描造型和写生方法。张龙接受了“中西融合”的艺术创作,一方面关注人物现实生活,注重写生与体会;另一方面,努力坚持中国画的传统,追求自身的意境与修养。他不断学习参照先辈们的经验,从苗再新到袁武、从马国强到陈钰铭、从周思聪到方增先、从黄胄到蒋兆和与徐悲鸿。不仅吸收诸家的长处,更是注重中国画家们的体悟与思考,以此不断在绘画中把握中国传统的审美特色。

张龙笔下的人物有老有少,人物与景色一气呵成。他在用笔上行云流水,准确且熟练把握人物的日常生活状态,朴素且精准把握人物的表情与神态,人物面部舒然且有神韵。史国良曾说:“创作的作品人物有四个态式:即常态、静态、动态、偶然态,要更多地深入生活、观察生活,多画偶然态,多角度、多透视地来画人体,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有生活气息,才能有丰富的画面。”在张龙的画作中,常常表现的人物,或是蓦然回首的一瞥,或是休息之余不经意的一颦一笑,而此时机恰好是人物心灵释放,展现真我的时刻。他的画面表现极具张力,外在的温暖意境与人物的心灵相互映照,直抵观者的心底,令人心神宁静,意境绵绵,又给人高雅的艺术享受。



▲ 张龙作品:《路上》 138cm×210cm


人民是土地的儿子,亦是土地上的精灵,张龙仿佛能抓住农民生活的脉搏。农民在这片土地上行走,心灵也在大地上跃动,直至某一刻绚烂地释放而出,这便是画家张龙眼中的农民。人民生于土地,土地是其归宿,在画作中,他既淋漓尽致地展现出鲜活洒脱的人物,又不失土地带给人们的厚重淳朴,在画面中相互映照,相互渗透,最终达到绚烂至极而归于平淡之境。

在他的人物画中,衣纹的线条力度与面部的表情,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有着天然和谐的笔墨关系。其中凝练精确和平静洒脱互为渗透,使得人物呈现得更加灵秀生动,生机勃勃。比如画作《远方》中,奶奶以胳膊倚靠石头上,孩子靠在和他等高的石头边,恰好呆在了奶奶的身下。作者以极富张力厚重朴实的笔力描绘出人物的衣着,又以粗犷简单的笔法描绘出冬日的环境。主要人物与次要人物搭配相得益彰,其中以奶奶最夺人心魄,细致精巧的笔力刻画出她轻灵舒然的动作和神态,与粗犷的衣饰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脸上历经岁月的雕刻,却又呈现出一种农民身上独有的,无忧淳朴的笑意,这种乐观豁达的笑意总给人绵绵不息之感,这种平淡朴素中的真意,令人叹为观止。

张龙塑造了乡土风情下人物简单而纯粹的美,他笔下的环境有时寥寥几笔,就展现出朴素而纯净的生活意境。人物又展现出一种坚毅耐劳,却又不失生活乐趣的洒脱与豁达,他精准地把握住了人物的特点和精神,善于通过衣着纹饰等细节描画展现人物的生命力。他注重人物生活中一颦一笑的情感,从精神层面塑造出人物性格。毕竟每个艺术家的心灵深处都饱含了情感的思绪与记忆。童年的影像、往日的阳光、乡音的萦绕、故土的眷恋、时代的变迁、当代的艺术观念等,无不时刻在影响着艺术家张龙的情感,才得以幻化出精神世界的笔墨在宣纸上肆意挥洒。



▲ 张龙作品:《惠风和畅》 136cm×68cm


春风活力,自然亲近


张龙自小就养成勤于学习、不断摸索的习惯。为了画得更好,从刻画出民族兴衰的徐蒋体系到极具个人色彩的黄胄,再到浙派画系,他都饱含热情地学习借鉴,这也令他的绘画风格更加的多元。他还擅长于极富意蕴的江南水乡人物,画中人物贴合作者的心境,仿佛自然流淌般,便绘出江南小城的人物之美。从中可以看出他执着追求意境与笔墨,他笔下的结构和墨韵相得益彰,人物神态更加寓静有神,动作纤柔,塑造出敏慧浪漫的品格。

他把温婉的女子同景物巧妙地相糅合,深沉中显生动,凸显女子生活于江南山水云雾迷离之朦胧感。当然,他以淡淡的婉约,舒朗凝练笔法,既表现出女子的岁月静好,又体现了在江南女子身上的独特诗意,女孩们青涩、寂寞、纠结、叛逆的情绪。同时,他的画作中人物的目光最具传神,让人能发自心底的震撼。“得之于目,寓诸心,而形于笔墨之间者,无非兴而已。”明代大画家沈石田的这句话,说明眼中之物是以心中之情托出,夺人之处在于情感的抒发。

他的江南人物,也更加有现代个人气息,意蕴深远,人物的心神全部凝练在画面之中,令现今身在城市的观赏者更加的亲近之气。如作品《烟雨江南》中,笔力更加简练和收敛,笔墨的游走轻盈,因此人物表现得更加内敛和轻灵。画中的女孩站在仿佛含烟的雨中,转过头侧目,周围的环境仿若轻描淡写,更加凸显出人物和宁静的状态。女孩的形体、衣纹,还有手臂的动作,依靠画家自身的感觉体悟,自然而然流淌出天然的美态。最出众的,还是女孩的面部神态,传神蕴含着灵气,宛若真人的目光。女孩的秀发,笔法的枯润干涩恰到好处,轻盈、生机之感油然而生。整体给人既有古香古色之味,又有现代之气息,两者皆由一个鲜活的小女孩同时表现而出,可见作者的功力与意境。



▲ 张龙作品:《远方》 201cm×159cm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见便是倾心。清人笪重光《画筌》有言:“空本难图,实景清而空景现;神无可绘,真境逼而神境生。”正是“情动于中”的生动描绘。张龙画的人物画,使得人与情、情与物相结合,情景交融,宛若天然一体。他笔下的人物更是灵而不俗,仿若寥寥数笔,便能达笔墨传神、气韵生动之意境。他的人物之所以带给我们亲切之感受,王一海先生这样解读道:“他画中的人就像我们身边的人物,丝毫没有‘隔’与‘虚’的感觉,他们朴实灵动、真切自然。”在创作《烟雨江南六》时,作者以简单的笔意细腻地流淌,加强了画面的层次感和衣饰的柔软感,一个温婉含蓄的女子便在眼前油然而生。女子轻盈引人,其丰富的情感传送到观赏者眼前,便瞬间使人们产生了共感之情。其实作者在造型出人物后,便已经生出了意境,这种意境也来源于作者多年生活感悟,深厚的笔力,有着强大的沉浸之感。

中国文化天人合一、自然生态的哲学基础决定了中国人体悟式的审美,追求一种“道法自然”的审美理想。他笔下的女孩,或可以说是人们对于心目中理想与唯美的诠释,不是流于形式,而是细微之处便有了心灵的共振,又或可以说是一个动人的女孩,在与观赏者心神交接那一刻,是她心灵的独白。他的江南人物画意境自然天成,一派清新爽朗的气象。通过张龙的作品,你能最终发现,那是一个可供欣赏者进行生命与心灵体验的境界。画作中具有极高品位的古朴素雅特征,画中有诗韵,有情感和脉搏的跳动,是一幅幅展卷即令人们在瞬间产生心灵共鸣的文化空间。



▲ 张龙作品:《心远俗尘外》 68cm×68cm


纯净空灵,神韵气清


张龙的人物画作还多以部队生活、少数民族为选题,这也与作者自身的生活经历相关。他画的部队女孩干练飒爽,形态传神有力,展现出极高的造型能力。他笔下的少数民族群像,常以线立骨,以笔墨为血肉,以人们面对生活的史诗为其灵魂,构成充满灵性的和谐整体。特别是人物众多时,他还以极强的空间感,通过空间结构组合,仔细地描绘了每一个人物不同的神情、动作,将每一个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展现得恰到好处,画面因此更加富有厚重感、层次感。凝重的衣物与人物淡然的微笑、清宁的神态形成极强烈的对比,极具质感与张力。

在他的作品中,线条极具形式美感,着力用线又不离画神入形,形线飘然一格。画面美的意境又如此令人有极强的沉浸感,这更源于张龙既外师造化,又中得心源。他写真景,也写意景,花非花,梦非梦,如同朴素的谷子终将酿成美酒,形成他个人的艺术魅力,并散发出独属于他个人艺术气质的微醺,叫人心神醉。

中国文化崇尚生命、气象,在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中国画积累了丰富的文化意蕴,以传神写意、气韵生动为终极目标,写心目之所有,就需要画家具备各方面的深厚修养。行万里路不难,其难在真正摄取生命自然的“灵”,得其“真”。在体悟生活中,张龙一直以敏锐的感受力和朝向心灵的艺术直觉,始终保持着画中人物的纯粹真挚,在平淡朴素中反而更加地博人眼球。其实他在生活中更是如此,他认真生活,保持生活中点滴快乐,正如他说的:“我快乐地去表达自己、快乐地描绘当代生活,越简单越好,然后把自己的快乐和简单传递给大家,一起来分享。”

一直以来,张龙的作品注重艺术作品情感的传达和美感的传达,他营造出了一种静谧的面面,整体又弥漫着一种淡雅朦胧的气氛和神韵。一个画家能用如此酣畅淋漓的落墨,笔笔写出生活真挚的感悟,便是一个豁达、纯粹追逐艺术之人。而画家张龙作品中的意象,每每夺人心神,便是一次次传达我们这样的感受。其画面的气韵天成,寓于其中的意象,更是不断将人们的心灵引向一个无比深远、无比宏阔的艺术宇宙。国画本就是民族精神的写照,人物画在当代更是展现出它强大的生命力,希望这位年轻的画家,能带着艺术初心,越走越远,释放生命最本真的绚烂。



▲ 张龙作品:《吉日》 200cm×150cm

更多舆情

更多会展